仇人母子 II

上回詢問因果的母親接受菩薩的建議,帶著孩子來問事

見到他的第一眼便能感受到,孩子有一條充斥著不滿的靈魂,靈體不斷的在抱怨

靈體主動描述一個又一個前世故事,我盡力找出每個會影響今世的關鍵字

孩子肉體的年紀還小,能夠理解的範圍有限,我只能用肉體能夠理解的程度來告訴他,希望他能夠試著去理解

但最後,我還是決定直接從問題的源頭下手。孩子的靈體說出所有的不滿

 

孩子的靈體認為這個世界與祂無關,認為輪迴是一個很不OK的東西,祂只是來等時間的

這樣的想法直接影響給孩子的就是造成孩子對身邊所有的人事物漠不關心,對任何事情都不主動,甚至抗拒

加上那些令人惋惜的前世故事,就這樣錯綜複雜的交錯影響著

造成孩子除了充滿矛盾的心理之外,心中時常也充滿了莫名的不滿情緒

唯一抗衡著的是孩子人性當中的某一特質,就像個小鉤子般的勾著,努力的抵抗著,不讓失控的靈性完全佔據。這個小鉤子也是最後抵抗全面性亂靈的最後一道防線

所以對孩子而言,其實是辛苦的,相對的孩子的心與情緒都很脆弱

他有太多無法解釋的情緒,太多無來由也無法表達的苦

那些情緒和苦,都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的靈魂記憶所造成的

 

其實這孩子靈體的本意是要表達祂有多麼辛苦,多麼不滿

這樣的情緒和靈魂記憶直接的影響著孩子,造成種種令人傷腦筋的情況

所以這孩子也很容易對於所有的事物感到不滿,莫名不爽,自然也控制不了自己無名火般的脾氣

他說不出原因,但就是不高興,就是不滿意。相對的勸他好的話,也很難聽進去

 

太多層次的傷心記憶需要釋放,太多樣被困擾的因需要調整。我能夠幫上忙的是協助孩子釋放負面的靈魂記憶,最後的步驟得要靠自己

 

孩子必須要時時的提醒自己的靈體,在這一世祂不再會辛苦,這一世祂會過的很好,藉由提醒加速釋放那些會影響肉體的負面記憶

唯有自己幫助自己,給自己信心,才能夠讓靈魂再一次的信任本世配合著的肉體,雙方存在信任,才能夠完全的釋放與獲得調整

 

自我溝通是肉體與靈體之間很受用的雙向溝通管道

肉體藉由與自我內心的溝通,在心裡把想要說的話不保留的告訴自己的靈體,靈體獲得資訊,即會在肉體的生活之中把答案回應給肉體

這即是 “心想事成” 的原理

仇人母子

 

一位媽媽來問自己的兒子,她坐在我面前不太說話,但眼神充滿了無奈

小孩叛逆不聽話,更不要說加以管教。但是這都僅止於這孩子在面對他媽媽的時候

在旁人眼裡,這母子似乎有著深仇大恨般的難以相處,而母親卻以爸爸很早就不在了等等諸般理由的忍讓著。孩子在媽媽面前不受控制,但是卻很聽從其他家人的話,在沒有媽媽在的場合,他就像是個正常的孩子。但是這孩子也一天一天的越見失控

我替他們看了前世故事,從故事中找因果

 

一個民間的小部落,個個都是自耕農,與世隔絕,自給自足

這個部落的位置處於懸崖邊,房屋與房屋之間用自己的農田去區隔著。部落裡的人雖然互相不太有交集,但是也算是平安無事的過著日子

這對母子在這一世比鄰而居,互助互信

某日,天氣風雨交加,雨下不停,造成土石沖刷過度,整個部落往懸崖邊滑去

這時孩子的前世,不慎遭大水沖去,往懸崖邊去。而母親的前世見狀相救,但是單薄的力量無法支撐大水沖刷的巨大壓力,母親的前世為了自救,鬆開了手

而孩子的前世就這樣被沖下懸崖,失去生命

 

孩子的靈,帶著恐懼與怨恨過了很多世,如同冤親債主般的緊緊的跟著母親的靈

這一次,繼續帶著被丟下的恐懼與怨恨,轉世成為母親的孩子

只這孩子的靈魂記憶對於這個部分過於深刻,所以越是接近當初事發的年齡,越是叛逆失控的強烈

對於有這樣子情況的孩子,他們大多數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樣?

只知道自己心裡滿腔莫名的憤怒、莫名的不悅,想要找藉口發洩

這孩子就是這樣子的一個案例

 

他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常常會做出讓心理後悔的事情

但是面對母親時,就是會莫名的想要反抗,養成為了反對而反對的個性與認知

但是在人性的部分,卻又是極度的對母親依賴。這份依賴就是靈魂那被丟下的恐懼的記憶加上人性所影響

而怨恨的部分,就是激出反抗&極度叛逆的因緣

 

我告訴母親這樣如此負面的靈魂記憶,必須被治療,必須要釋放。否則這孩子會做出危險的事情,害了他的人生

他必須要知道自己的靈魂狀態,釋放憤怒的部分,並且有效的控制它、修正它

他必須知道自己的來龍去脈,必須知道自己的故事,必須透過全盤瞭解才能夠給自己一個 “翻身的機會”

 

 

這種案例當然不會只有一個

數不盡這樣子的負面靈魂記憶的案例,不斷的在影響著人的身心靈,影響著輪迴走向

我期望每條靈魂都能夠帶著快樂美好的靈魂記憶繼續的在這個世界上正面的存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