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記憶發生於西方,那是一個充滿壓抑、恐懼、不公平的時期

當時的種族歧視、弱肉強食,使得悲劇天天產生,生命二字沒有意義,人只求留一口氣活命

 

記憶的主角是個孩子

孩子的眼中看到的盡是分離、逼迫、殘酷、驚慌失措

那個地方叫做集中營,裡面的生活沒有自由,做任何事情都會受限甚至是不允許的

在裡面的人只知道自己一定會被結束生命,但從沒有人知道是何時?

孩子跟其他人一樣,只能在擔心受怕的世界中等待

 

某日,孩子在半夜被喚醒,同一間牢房的人通通都被叫醒,他們沒有穿衣服,被帶到另一個空曠的房間

孩子在人擠人的縫中試圖找出喘息的空間,但是隨之伴來的卻是結束孩子生命的毒氣

孩子的生命就此結束

孩子的靈體在此時過度驚慌,烙下了極度深刻的靈魂記憶,一個可怕的記憶

 

靈體再次轉世為人於這個世紀,儘管再也沒有種族歧視的殺戮事件於文明世界中

但是驚慌失措、人擠人的狀態、沒有自由、高度束縛這樣的感覺靈體仍然難以承受

造成肉體此世生活在這個世界,看到人多的地方就會慌張、恐懼、焦慮

嚴重的靈性陰影影響著肉體,使得肉體無法融入人群

只要類似的環境因子刺激,人就會無法控制般的湧出極度驚慌的心情,使得人無法正常生活

形成醫學上的恐慌症、高度憂鬱症、或者是密閉空間恐懼症等類似的心理疾病

 

肉體在生活上常常會有很多放不開的心情,不願意積極面對自己,只對在乎的事情產生動力

時常覺得自己心靈的層面有說不出的恐懼感、對於週遭環境也容易有著不安全感

遇到不易解決的事情就會有莫名的難以承受的感覺而退縮

 

 

 

另一個故事發生在東方

非常封閉的民情文化,數不盡的傳統束縛

乖巧的小婢女,從小就被訓練教導著,小小年紀煮飯打掃樣樣行

小婢女很幸運的被安排在大戶人家小姐的身邊做貼身丫鬟

聽話認真的個性也受小姐信任與寵愛,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但是小婢女仍然要跟著其他僕人一樣,執行例行打掃環境的工作

因為受小姐喜愛使得小婢女在跟其他僕人相處時受盡欺負與委屈

不過卻又因為有著吃得苦中苦、逆來順受的個性,小婢女從來都沒有向小姐埋怨過半個字

 

小姐長大落得亭亭玉立,家人為小姐安排姻緣,小婢女順理成章陪嫁,趁機離開這個嘗盡委屈的地方

但好景不常,小姐出嫁到夫家後,並未得到丈夫疼愛

小姐時常受夫家欺負,小婢女看在眼裡盡是心疼,心裡對小姐的夫家充滿怨念

此時小婢女也只能選擇忍耐,因為只有忍,小姐才不會有任何的差錯

長時間的身心受創壓抑,小姐終於生病而結束生命

小婢女仍在留小姐的夫家,一心想要為小姐叫屈

但是變本加厲的凌辱,小婢女遍體麟傷,終於在被欺負的過程當中失去生命

肉體在嚥氣之前留下他世 “若讓我遇到,我必定要為我與小姐出這口氣” 這般深刻的印記於靈性當中

 

深刻的印記造成靈體雖轉世多次卻仍然帶有這般靈性並且造成負面影響

放不下、執著的感覺造成靈性無法控制重覆類似的路徑

造成肉體累世都有著明明受了欺負卻總是逆來順受、忍耐、不敢叫屈的性格

 

 

 

這兩段故事來自於同一個靈體

兩個故事發生的時期都是肉體年紀較小的時候,也間接加深了記憶點的痛楚

造成靈性相當脆弱

兩個很受傷的故事與大量負面的關鍵字造成此世的肉體有著異常辛苦的人生

唯一的動力就是自己的孩子!

肉體堅毅的母性支撐著受盡滄桑的靈性,用力的在這個世界求生存、找答案、找出口

 

肉體除了需要大量的自我溝通外,還需要堅強的意志力來說服自己與自我靈性

將過分深刻的關鍵字釋放,讓靈體感受此世不會再陷入危難之中,以解除靈性與人性上的不安全感、恐懼感

 

 

對於有多個過於深刻記憶影響的靈體來說,除了肉體要仔細消化因果故事之外

積極的讓自己抽離於無法控制的情緒波動也是很重要的

有了基本的調適,加上適當的靈性療癒方法,才能真正的為自我身心靈找到解藥

 

 

 

 

 

 

 

 

 

 

 

 

Categories: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