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商兄弟

繁華的城鎮,這裡的人自給自足,知足常樂。繁榮所帶來的富裕,讓人不愁生活,自在得宜

一對經商的兄弟,從外地來,見到這富裕的城鎮,和善的民情,有了在此落腳的念頭

他們買下店鋪,將外地經商買賣的奇珍異寶,民俗風情,在這裡與鎮民分享

閒暇之餘,弟弟更是會在茶棧說書,將外地經歷與親眼所見,一字一句精彩演繹

名聲自然傳了開來,使得這城鎮來往遊客絡繹不絕,更加熱鬧了

小弟因為說書拿手堪稱一絕,久而久之,便越來越不想在自家的店鋪幫忙,反而花更多的時間在說書上面,也因為精采的內容,使得最後小弟已經不回自家店鋪工作了

他決定自立門戶,不想經商

年紀差異甚多的大哥見狀,極力的勸阻小弟,希望小弟能夠留在本家,齊心協力,但是小弟心意已決,唯有無奈的放手讓他發展

雖然小弟說書精彩,但是畢竟年經,在這城鎮落腳之後,也再沒去過其他地方

日子久了,沒有新題材,自然聽書的人也漸漸少了,久之,再也沒人聽小弟說書,小弟彷彿被沉重打擊一般,從此一蹶不振

開始恍恍惚惚的過日子,對人漠不關心,對自己更是滿不在乎。接著酗酒、鬧事,什麼傻事情都做齊了。大哥來勸小弟回家 ,小弟一口回絕,好說歹說,一日,終於給勸動了,回到昔日的家

 

但是小弟的生活開始起了變化,個性越來越急躁,工作越來越消極,漸漸的工作也不做了,成日在家虛度光陰,無所事事

大哥見他這樣不是辦法,只好挪本讓他做做其他的小買賣,但是依然沒有起色,小買賣每個月都賠錢,大哥對於小弟這另起爐灶的小買賣完全不熟悉,只好繼續的挪本補缺口

就這樣挖東牆補西牆的,大哥終於受不了,示意終結小弟的賠本生意

然而小弟再這節骨眼卻一昧的不願放棄,卻也認為大哥不懂,也不容許大哥再介入他的買賣,並表示自己已經想通,會好好振作、重新站起,希望大哥再給機會

 

但是因為這買賣太長時間疏於經營導致依然持續賠錢,期間大哥還是忍不住要干預,從小部份的干預,到最後甚至要全盤主導經營,引起小弟極度不滿與不服。

最後爆發嚴重口角,兄弟反目,一夜之間,大哥白了頭髮,小弟個性大變。

他們再也不是從前那對互相扶持照顧的好兄弟,從敬愛的兄弟成了互相譴責的仇家

大哥經不起長期的疲累,一病不起,小弟因為嚥不下那一口氣,憂鬱成病。這對兄弟,雙雙帶著病痛與怨,各自結束生命。

 

大哥的靈魂,離開人間前留下訊息,不願再樂意為這樣的靈魂(小弟這樣的行為)提供任何的協助。小弟的靈魂,留下了排斥讓人干預做事的深刻困擾記憶

 

 

一對母女來諮詢,引導出曾經的故事導致困擾的靈魂記憶。這對兄弟這一世成了母女,平時相處挺融洽

家中經商的環境條件,卻成為這兩條靈魂的記憶點的刺激關鍵。母女倆的衝突,幾乎都是跟 “經商” 或 “做生意” 相關

母女倆總是各持己見,都認為自己的方式才是最好的方式,認為自己的做事方法才是最有效率的方法。礙於今世肉體兩人雖是家人但卻不是對等的關係,導致其中一方長期的認為發展被阻礙。但又種種的利益關係,不得不低頭,默默的強迫自己妥協

 

這是靈魂記憶所帶來的干擾

 

靈魂很容易對於曾經強烈的經歷留下深刻印象,靈魂藉由輪迴重新回到這個世界,儘管日換星移,世代交替,深刻的記憶點,還是會被當下的環境或者是人事物重新被刺激,記憶點路徑則重新被喚醒,靈魂就容易被這樣深刻的軌跡路徑所吸引,再次讓人身去經歷或不斷重複經歷

當肉體不斷重複在經歷靈魂記憶軌跡時,肉體是不知道的。肉體就會視為際遇不順遂,遇人不淑,久了便產生時不與我,甚至與社會格格不入,或者是覺得自己很倒楣,常常有阻礙等等的心情,這就是靈魂記憶對人的影響力

 

靈魂會為了重複那樣的記憶,幾乎無所不用其極的利用當下人身所處的環境,人際關係等等一切,來設定或者是創造各式各樣的情況,讓肉體去經歷承受。

雖然故事的細節不會完全一樣,但是都會往那相似雷同的結果去發生,就是靈魂記憶只記後果、不記前因的運作方式

 

案例中的母女也是如此。他們必須知道這故事當中所有會影響人的關鍵字,並且了解故事徵結。進而嘗試著去消化與接受,最後才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改變路徑,

創造新的格局,脫離靈魂記憶的困擾

記憶點的困擾,必須由自身的力量去扭轉,有如扭轉乾坤那般,否則肉體的生活依然困擾,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永遠都會出問題,就像是天生的死結,難以釐清,難以有解

而這過程也是需要時間的薰陶與沖淡,利用時間來消化與解決

同時給予自己信心,適時的自我靈性溝通,盡所能的接觸正向力量,避免負面情緒滿溢,自然也能夠擁有心想事成、輕鬆自在的美好人間生活

 

 

About the author: i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