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向的抉擇

M先生

外表出眾、氣宇軒昂、允文允武、家世顯赫,工作能力卓越,在家族中長輩均給予高度期望。唯獨今年三十有六,婚姻卻毫進展,父母每每問起,M先生總是以工作繁忙沒有時間任是對象交往等等理由來迴避問題。終於被急著想抱孫的母親陪同來問事。

M全程配合,問工作、問創業、問家族事業、問東問西問人生規劃,就是不問姻緣。M的母親終於按耐不住,替兒子發問 “我的兒子什麼時候會結婚?”

此時M的靈體迅速的給了我一句話:「她在,無可奉告」,同時間M的眼神飄忽不定強忍鎮定,當下我懂對方的意思,也只能如實回答。

我能夠感受到母親的失望,卻也看出M如重負釋的神情,兩人便離去。

過了段時日,再次看到M先生,有朋友陪同。兩人一起坐下,所有答案清澈無比。

不等對方開口,我直接向對方說明

M,你的選擇,會給你的父母與極傳統家族帶來極大的震撼,事情可大可小,你必須三思!

儘管靈性使然所帶給你對於性向的選擇影響就是天生的與眾不同,但是你的靈體表示並不是非選擇同性不可,祂表示只是好奇想要試試看。至於肉身的決定為何,才是真正影響後續生活的重大因素。

M表示他都知道,也很清楚自己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單一性向,會對女性有好感,但同時也會對男性動心。但是往往真的想要交往的對象都是男性居多,每每接受同性感情關係,生活總是多一份愉快。曾經也有接受過異性感情,但往往結局總是令人感到辛苦與不自在。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不會構成困擾,但是每當家裡提及結婚一事,就會感到抗拒與排斥。再來一趟,就是想要了解自己多一點,想要解決這個問題。

 

M的問題在於靈體過去的經歷 (靈魂記憶)

靈體過去曾經出現的時空背景,當時的生活圈很多都是性向模糊不明的環境,環境如同現今般衣食無虞,但是大多數靈體所呈現的畫面都是玩樂居多。

其中部分也有身處於十分傳統拘束、禮教規矩繁多的曾經身處於當時皇族社會的記憶。許多的許多都是身不由己、無法抵抗的情況,包括婚姻的安排,繁延子孫也予以規範,生活中所有思想、行動幾乎都被限制沒有自由。

另外也有身為同性戀的過往經歷。自由發展的環境、自給自足,生活沒有壓力,而且在那一世,兩人是白首偕老的。

基於靈體過去經歷種種,今世生活許多情況,都令靈性許多反射面得以顯相,時間累積造成肉身對於情感面的複雜表現。再者M的靈體也表示對於性向的選擇雖有所為正常性向、可有婚姻,但因靈體又對於同性是抱持好奇想要嘗試的態度,導致肉身面對感情關係時,產生了複雜且糾結的想法與感受,久而久之對於自己無法解決問題感到茫然,便加深靈性導向的效果,以至於落得如今似懂非懂卻又不知所措的局面。

M先生深思不語,身旁的朋友倒是替他發言:「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不能順著家裡人的意思去結婚,私底下繼續跟心裡喜歡的人相處嗎?」

我瞪大的眼睛看著對方解釋

每個人的靈體都是獨力的個體,擁有自己應該要學習的課題、練習的題目、執行的目的或者必須完成的任務。

不管M先生是屬於那一種,今世該走什麼樣的路徑,皆來自靈體的設定,任何人都無法規定M先生該怎麼做,更加無法干涉M先生的起心動念,我也只能盡我所能的解釋翻譯他靈體的訊息,傳達菩薩的勸,因為這是他自己的人生,再怎麼不甘不願,也是得靠自己的意念去完成。

 

M先生今世的課題就是要從這一片混亂當中重新理出頭緒、修正靈性於性向上的發展。這是他的主神給予靈體的功課,所以在先天的設定上,M先生的衣食無缺、生活順遂、事業發展有成都是設定好的,他只需要好好的協助自己在感情生活上理出頭緒,突破靈魂記憶所帶來的困擾,即能於今世了斷過去的因果,成就今世課題,生活自然更加無虞,自然更能感受何為真正的「自在」。

 

M的朋友不發一語,在我問M先生還有無其他需要再解釋時,朋友又說話了:「為什麼我覺得是央央你跟菩薩想要拆散我們?」

其實我不意外M的朋友會這麼說,畢竟正在跟M交往的是他,陪在旁邊聽著這些,心裡不舒坦是正常的,我只能繼續回答對方。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再者如果M先生對於你們的感情如此堅定,那麼當日我不回答他的婚姻問題時,表示他應該了解全盤並且非常清楚自己的性向,今天他便不會想要再來了解究竟。你不應該把自己的感情想法加諸於對方的困擾之中,如果M先生想清楚了,決定跟你攜手共連理,那麼我央央跟菩薩絕對給予祝福,因為我幫人解釋情感問題從不看人性別,菩薩神尊亦然,在菩薩眼裡眾生靈性皆平等,但倘若M先生日後想清楚,決心要協助自己調整靈性,那麼你也只能給予你的祝福,而不是因為自己的執著而阻礙別人的進步,願你明瞭。
話還沒講完,對方已淚流滿面,充滿了不甘願的眼神,但是M先生卻默默的在旁邊點頭,表示他自己的確如同菩薩說的那樣,對於自己到底要選擇那種性向感到徬徨,跟身旁的朋友交往也是因為相處時是比較感到愉快的,但是內心深處卻一直有個隱約的聲音再告訴他不應該一直這樣下去,總是要接受接婚姻才是。不過隨著年紀增長,家裡人頻頻催婚,心急的母親也積極的介紹對象、安排相親,起先M都有配合出席,心裡也想要試試看能不能真的可以找到結婚對象,但是他發覺母親越是積極安排,他心裡就越容易浮現抗拒的念頭,也說不出自己到底再逃避些什麼,他沒有真的抗拒婚姻,一樣時間久了,抗拒多了,就乾脆拒絕母親安排以圖清靜,最後心裡只好把持著有遇到就結,遇不到的話就這樣生活也沒有不好的態度。

後來M先生陸陸續續透過Email來詢問自身狀況,順便也讓我了解他調整自己的進度,M表示已經開始嘗試著跟異性約會,也把步調放慢,嘗試著給自己找真正能夠適應的對象,而非最適合的人。如果日後有機會步入禮堂,結婚之前也會很坦然的跟對象坦承自己對性向困擾的過去,他意識到坦白是最好的溝通,也表示如果對方能夠接受過去模糊的自己,也意味著他也能夠放開心跟對方一起打拼更明確的未來。

至今M仍再努力著,也希望他能夠真正的走出他精采的人生,給自己的課題留下個好成績。

 

(待續)

About the author: isis